黑冥星空

这里黑冥!你也可以叫我dawn或者乌鸦(本体)!
是个臭画画的!设定狂魔,混了非常多的圈子,主要是武战道,tf漫威,手帐。
我并不高冷欢迎勾搭!
企鹅是751892502,来找我玩鸭!(*`▽´*)

发个图证明自己还活着(bushi

关于蓝魔蝎的尾巴其实我是有想法了的
但我画不出来那种感觉
就先鸽着了(×

p2是原版,因为画崩了又改不回来就放弃了,内容是蓝魔蝎从风万里的围剿下杀出来的一幕

我决定要把之前画的人设重新改改,衣服太难看辽……之前还觉得不错
现在一看
“握草这什么东西???”

是用捏人软件捏的王上和猩爷!!!
这个太太做的软件太赞!!!
p3是没有帽子的版本

就是这段时间画的吧(有一些是以前的2333)
p1是咕了好久的贺图(就当是十五的贺图我提前发了吧)
p2是大概是咕辽╮( •́ω•̀ )╭
p3是之前梦到的王上,在树下跟别人(想不起是谁了)说话,笑着看着对方,背后的手握着把匕首(结果忘记画匕首了)
没了

-我来拉低这次活动的整体水平了!
-有ooc
-最后一棒辽,祝大家新年快乐!
-p2是个预告233大概明天发

“你确定要把灯笼挂在家里?”
  “对啊,多喜庆。”
  虎煞天叹了口气,行吧,挂吧。
  “那个,虎煞天,春联怎么分上下联来着?”
  “……你认真的?”
  “我的确分不清啊。” 狂裂猩理直气壮的回到。
  “把春联给我,你去挂灯笼。”
  对于虎煞天这种略带命令的语气狂裂猩竟意外的没有还嘴,接过灯笼就去找地方挂了。

  “绝地轰,刚刚飞天虎给你的是什么?”
  “我师父寄给我小玩偶和他云游四处拍下的照片。”
  “这个小玩偶蛮可爱的嘛。”
  “貌似还是他自己做的。力元霸你手上拿的是一会放的炮竹?这么多?”
  “对啊,他们说多点比较有感觉。说起来,等过完年我们俩一起去旅行怎么样?”
  “好啊。”

  “喂银铁牙你别偷吃啊!”金爪神抢过银铁牙端着的盘子,“等一会菜上齐了大家一起吃!”
  “有什么关系嘛,不就吃一点吗,我帮你们试毒你们应该感谢我才对。”
  “感谢个鬼啊!滚去洗手然后来帮忙!”
  “好好好,罗里吧嗦的烦死了。”

  “力乾坤,我记得你比我小?听洛洛说过年长辈要给晚辈红包的,我给你一……哎你已经有了?”
  “对啊,是哥哥和绝地轰前辈给我的。谢过星天罡前辈了,我现在怪不好意思的,这个红包你还是给两位机战王或者飞摩轮吧。”
  “没事,你就收着吧,他们三个的还有呢。”
  “那就谢谢星天罡前辈了。”

  “战龙皇你试试这个,很好吃的。”
  “啊?好,好。”他堂堂战王战龙皇纵使被包围也不会紧张这时却有些慌乱,他从晶晶手中接过那糖葫芦,咬了一口。
  “怎么样?”
  “很甜,好吃。”
  “我就说嘛,其实还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明天我带你去逛逛!”
  “好。”
  其实我不怎么爱吃甜食……战龙皇嚼着糖葫芦想。

  “破天冰你帮我看看我挂歪了没有。”逆风旋站着板凳上说。
  “反了。”
  “反了?什么反了?”
  “福字你挂反了。”
  “哦这个啊,这是故意的,你看到那边那个了吗?洛洛说这叫‘福倒了’谐音‘福到了’,是一种习俗啦。哦对了!”
  “嗯?”
  “你今天这身挺好看的。”
  “哦。”

  “地藏虎东西我们都买齐了吗?”蓝豹兽转头问。
  “我想想……应该都齐了。”
  “你别应该啊,这么冷我可不想再出来一趟。要是缺了什么你自己来买。”蓝豹兽笑着说。
  “放心我一定会拉着你一起去的。”

  “game over!”电视传来结束的声音。
  “哈哈哈飞摩轮你输啦!”洛洛咧着牙对飞摩轮说。
  “额……我,我这是让着你!有种我们再来一局!我一定会让你心服口服!”
  “嘿嘿嘿来就来。不过恕我直言,来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回来啦!”急速锋拉着火雷霆推开大门。
  “咦飞摩轮你怎么输啦,你行不行啊!”急速锋指着电视说。
  “我怎么不行了!这才第二局!”
  “算啦算啦,洛洛你让一下,让我跟飞摩轮打一把!让他服气!火雷霆你打不打?”急速锋扭头问。
  “我就不打了,你跟飞摩轮打吧。”火雷霆摇摇头。
  “好,你就看着我虐爆他!哈哈哈哈!”
  “来啊看谁虐爆谁!”
   火雷霆无奈的笑了笑,没接话。
 

  “飞天虎,这些是?”紫龙兽问。
  “是机车族的城主们以及紫甲兽他们寄来的信。”
  “怎么,他们今年来不了?”
  “对啊,所以只能寄信过来。”
  “这样啊……唉?怎么蓝魔蝎也寄了一封信过来?”
  “嗯?我刚刚怎么没注意……”
  “要不直接烧掉吧,蓝魔蝎这家伙准没安好心。”
  “我也觉得。”
  结果两人还是拆开来看了。

“亲爱的各位
         新年好
  我蓝魔蝎呢还是真诚的希望各位能够过个好年的,可惜因为私事无法亲自拜访,所以特地寄了一封信过来祝贺各位。   
  新的一年祝各位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以及希望风万里城主,虎煞天元帅,战龙皇元帅新的一年记得收好令牌,别再把令牌弄丢或者随便给别人了。
   那么,新的一年还请多多指教了。
                                                  蓝魔蝎”
  “果然……还是烧了吧……”
  “……同意,别让元帅他们看见。”

  “这些,”晚饭后,飞天虎把信递给众人,“是没到场的那些人寄来的。”
  “麻烦你了,飞天虎。”火雷霆拆开火无极寄来的信——
  “吾徒雷霆:
  忽觉时间流转,已是新年将至,此时匆忙提笔写祝词,也愿不至太晚。
过往一年虽事发种种,但为师也欣慰见你皆打点得当,至始至终都是我骄傲的模样,虽乐于见你成长,但也仍抱着宁勿再让你遭受磨难的心愿。来年之际,愿吾徒依旧能静赏时光的皓月,纵享这山河美景。
  难得众人欢聚一堂,虽有心参与却奈何因事缠身,大致我与海无量皆无法赶至参与你们的宴席,希望我们未能参与不会打扰了你们的兴致。转念一想,有急速锋伴你左右,也有飞摩轮等人在,想必也少不了欢闹了。”
  是挺热闹的呢,师父。火雷霆想,明天也给师父寄一封信吧。

  “我看看师父他写了些什么……”
  “致徒急速锋:
  很可惜没能亲自来参加此日除夕聚会,想必你们现在正欢闹着吧。为师向来是奈何不了你的性子,此次未能到来更是没法好好管束你,难得你们一辈宴聚一次,好好享受娱乐,来年之际可要麻烦别人不少。
  想来为师也没什么好送的,便附上了往年收陈着的缥酒。昔年过节时你总爱与众兄弟们饮酒千杯,上头后又弄得杯盘狼藉,此次可叫火雷霆好生劝住你一些,莫反倒麻烦了别人帮你收拾打点。”
  “什么嘛师父,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吗!”急速锋撇撇嘴,不过这酒倒是好东西!

  “恩?这些是紫甲兽他们寄来的吗?”银铁牙问。
  “恩,元帅直接给我了。”金爪神回了一句。
  “【紫甲兽】
  尊敬的元帅:
  很抱歉属下无法参加此次聚会 ,不过有金爪神将军在想必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无法亲自祝贺元帅属下心中实在是过意不去,但元帅,见信如见人,属下在这里祝元帅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这次的任务很顺利,还请元帅放心 ,属下必定会带着好消息回到狂野之城。
                                                  紫甲兽”
  “嚯,写了不少嘛。”
  “到现在还在执行任务,也是辛苦他们几个了。”

  “亲爱的元帅:
  新年快乐。很抱歉属下未能亲自去到现场祝贺您 ,任务在身,属下只能寄一封信给您,向元帅表达属下诚挚的祝贺。
  祝愿元帅新的一年万事如意。
                                                   蓝甲兽”
  等他们回来再好好犒劳他们吧。金爪神心想。

  “尊敬的元帅:
  新年快乐。
                                                  青甲兽 ”
  “就没了?这么短。”银铁牙看着那句话说,“真浪费纸。”
  “……大概是蓝甲兽让他写的吧。”金爪神把信收好,“他俩是一起执行任务的,见蓝甲兽写了就只写了一句祝贺一下。”

  “星天罡副官,这是师父的信?”逆风旋问。
  “是的,”星天罡把信拆开——
  “星天罡: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希望你能明白,这并不是一位城主给他的副官的文件,而是以我个人的名义写的。所以,让我们以放松的心态书写和阅读吧,工作上的事我将不在这里提及。
  先向你说一句迟到的新年快乐。
  能源历春节后的第一天你并不在城里,而是去了月神殿参加会议——我有点后悔做这个决定。不过谢谢你前段时间给我寄回的照片,你们那里的月亮真的非常美。希望你在那里过得开心,早日回来参加几天后的庆典活动。
  今年城里的彩灯,我感觉已经可以用“猖狂”二字来形容了。年轻人们还是那样,在放假的时候精力最为旺盛,把这些普通的灯光玩出了很多花样。不得不承认,他们都很有才气。也许这才是新年庆典的意义所在吧,待在欢乐的空气里总是能使人精神焕发,就好像年轻了几十岁。
这让我不免想到自己的青年时代,其实算起来不是非常久远的事情,细节稍微有些模糊,但要回忆起来并不困难。只是它们会让人感觉有些陌生,好像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样。
  也许我的生活总是太过平淡,回忆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因为这样,命运终于决定与我开一个这样的玩笑。我不喜欢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愚弄。但是,确实,从那之后的人生,似乎更特别,更有意义了一些。
  但是曾经的一切真的平淡吗?似乎也不是的。快乐和痛苦相比,总是更容易被冲淡而已。有时候,我会由衷的感到庆幸,过去已然无法改变,但至少我们的手里还握着当下和明天。有很多事情仅靠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完成的。从前我不太懂得这个道理,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在吃苦受累过后,我忽然发觉到了这一点。我明白了,但是却不打算改变。
  星天罡,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让我不要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扛着。
不是这样的。负担责任对于我来讲,并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啊,更多的是一种习惯,一种令人安心的选择。即使在我明白了如何做出更合适的选择以后,也常常习惯性地忽略这样的情况。也许是惯性,也许是在逃避,又也许我只是愿意这样做而已。让我感到痛苦或者不安的。其实是在无法掌握的未来,我是否又会犯错,又会重蹈覆辙。
  感谢你在当年选择了相信我。在快速流动的现实里,你的坚守让我在不定中瞥见了一丝定数。”
  “哇这么长,话说师傅都没提到我……”逆风旋绕绕头。
  “这封,”破天冰拆开云太息的信,
  “  至傲长空,风万里,破天冰,逆风旋:
  新的一年要有新气象,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不必再耿耿于怀。现在为师最放不下的就是你们俩了,早点和好吧,为师相信你们。
  还有破天冰和逆风旋,你们俩的天赋和实力不输给任何人。也希望你们俩不仅要团结,还要多劝劝你们的两位师父。
  哈哈哈人老了不免有些唠叨, 不要嫌弃呢。
  新年快乐。
                                                    云太息 ”
  逆风旋看了破天冰一眼,放心吧云太息前辈,我一定会让能源之城和冰雪之城和好如初的。

  还有两封信,因为收信人不在,于是大家没有拆开。

“  我不想写下你的名字,所以这封信没有抬头。我甚至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提笔写下这些,毕竟我根本不会把这封信交给你。
  做能源之城城主的日子过得如何?是否像你所希望的那样?
  我希望你不快乐。因为再怎么说,我也依旧不能相信是你害死了我们的师父。我就是无法理解这一点,理解他真的已经死了,而且是死在你的手下。好吧,就算那件事是你做的,那么为什么?我想不明白。
  只要还有哪怕一点点愧疚的话,现在你过得一定不会快乐吧。
  我真的很想得到你的答复,时隔多年,你可以大方的承认,也可以继续你的忏悔,无论怎样我都可以接受。只是想要你一个确切的答案。
  但是现在怎么还能奢求这些呢?那个时候听你解释的机会已经没有了,现在的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这些……回忆,还有回忆里的你。
  曾经的那些美好的瞬间是真实存在过的吗,还是说只是你或我所制造出的幻想?如果说过去的种种都是真的,那么是你变了,还是我并不曾真的了解过你呢?
  如果是幻觉倒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抛下一切,把对你的恨意转化成力量,用在我新的生活上。可是我不能,那些也不是幻觉。
  风雪之城现在很少在春节的时候装饰彩灯和放烟火了,因为破天冰——我的徒弟跟我说,他不喜欢这样吵闹的庆祝活动。但是今年我们还是弄了,因为很多士兵们都说想要久违的热闹一下,高高兴兴的庆祝节日。
  曾经也是这样,记得来到风雪之城后的第一个春节之前,我和部下们兴冲冲的布置了很久,虽然装饰的都很简陋,但是大家忙前忙后都非常开心。我们在城门前堆了好几座雪雕冰雕,在各处挂了彩灯,还有特质的防风灯笼,那是我们最卖力庆祝的一年,到处都张灯结彩,欢乐的气氛似乎完全驱散了雪山上的寒冷。
  但是真的到了除夕夜里,我们放了烟火,怕引发雪崩,所以非常小心翼翼。五颜六色的闪光向着辽阔的雪地上空飞去,在那里绽放,火花向四周溅开。
  本来我们该一起向着那片绚烂的色彩欢呼,但是大家都缄默着,安静的站在那里。我也是一样,在那一刻,只不过是想到了能源之城,能源之城节日的装扮和焰火表演。
  有很多人默默的转身离开了节日现场,回到自己栖居的地方,坐在窗前一整夜失眠。
  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了避免现有的生活和回忆相撞,付出了多少心血?我真的不想再见到过去的任何东西了。不管什么是非对错,我只是非常不愿意去面对而已。
  确实,我们曾经有过快乐的时光,可是那有什么用呢?回忆过去确实让人觉得很幸福,可是幸福之后又剩下了些什么?如果早知道这样,我倒希望过去不曾存在过。无论是快乐也好,      痛苦也好,愤恨也好,最理想的情况莫过于它们统统都消失不见。
  新的一年里,我依旧没有办法让自己原谅你,但我也不想再恨你了。对你的恨意实在太折磨人了,一定得想办法忘掉。
  如果说还有什么新年的期望的话,希望今年能少下几场雪,清理起来很耗费人力,而且让人心情好不起来。
又及,如果你想看雪的话,可以到风雪之城来,不过不要指望我会见你。

于风雪之城”

“傲长空:
  希望我没有写错通讯地址,能让这封信顺利的送到你手里。
  春节快乐。
  如果你还想多少年前那样不耐烦的话,那么大可以只读到这里。接下来我要说的话非常希望你能够听进去,可是我也不想强求,请你随着自己的心意做决定吧。
  看在你我同学一场的份上,我不和你讨论过往的那些事情了,免得火上浇油伤了和气,只是希望你知道,这次是背着万里与你联络,因为我不想让他多操这份心,也希望你能够理解一下,不要把这封信和他关联起来。我们两城的关系已然如此,历经百年不管怎么说还是稳定下来了,这份和平在我看来已经是件难能可贵的事。也许那时候我们都有点任性,但是总还没有到丧失理智的地步,这么多年经营下来,大家都不容易,你在那边也辛苦了。
  今年你们那边的天气怎么样,除夕夜里有在下雪吗?我听说风雪之城常年严寒,大雪封山,其他机兽很难接近,飞机想要在那里生存也非常困难。幸而你们撑过了那么多年,已经在那里站稳了脚跟,就算下大雪应该也可以从容应对的吧。不过,在严酷的气候里更要注意安全,好好保护自己,这是说给你听的,也是说给其他的战斗机兄弟们听的。
  我跟城主提过几次给风雪之城调拨补给的事情,他每次都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不置可否。我知道万里他在担心什么,也理解他的决定。一来,风雪能源两城之间的线程太长,气候跨度也很大,运输货物实在太过困难;二来,当年你离开的太过决绝,他无法判断现下你的心意,当年你立下的誓还在那里,而他必须对能源之城的将士们负责。这个事情,我们两个商量了很多次,怎么也找不出合适的对策来,又担心你们在那边的情况,但是又没有办法。
  这不是在责怪你当年的决定,我们只是希望你和其他的同胞们在那边过得平安而已。
  其实呢,我很想一路北上,去看看你们那里的雪。以前还是武装中队的队长的时候,经常受城主的命令在城池之间接应跑腿,我想自己到过的地方,可能跟热爱游荡历险的你也差不多多了。以前我还总想着,要是能和你一起搭伴旅行,应该会很有意思——
  那时候我有想过找你一起去北方的边陲,看那些陡峭的山崖上亮晶晶的积雪。去探索废弃多年的哨所,去抚摸那些残破的墙壁,去听从中穿行而过的凛冽寒风。我总想着,还没有见过北方纷纷扬扬的雪,那该有多么可惜。
  直到你走以后,我又开始喟叹,要是一生一世把自己囚禁在无尽的雪里,那该有多么寂寞啊。
  很希望在某一年的春节,我们还有一同欢聚的机会,我总觉得你们还是像离家的游子们一样,出发了,总还是会回来的。”

-最后是个感谢!感谢凉将帮我写的火无极和海无量的贺文!感谢蜡蜡帮我写的傲长空和风万里的贺文!感谢鸭鸭帮我写的蓝魔蝎贺文!感谢乐乐帮我加水印!爱你们!!╰(*´︶`*)╯

p1是刚刚穿过森林的轰轰!
p2是师傅圣极地!
由于原著师傅并没有出现,且百度就只说了“仅被提及”我就放飞自我的画了23333

别看人家穿得像个法师,人家能一拳锤死你(×

朋友把师傅的官图发我了,然后我发现师傅的涂装是黄的……是黄的……我要重新画辽……(இωஇ )

p1是火雷霆,给阿火画了个护目镜,只有战斗时才戴
p2是急速锋,刻意把小急的发型画得有活力些,连发色都比力乾坤的艳233
p3是把耳机摘下来的样子~o(〃'▽'〃)o
立下想画完全员的志向(挖坑)

p1是弟弟力乾坤,真的好心疼他(இωஇ )明明是一个温柔又坚强的孩子(இωஇ )
p2是力元霸
“力元霸?你怎么来了?”
“让我来帮你们吧。”
“可你不是讨厌战争吗?”
“……因为,不想再有想我这样失去弟弟的哥哥了。”

武战道的刀子是真的多(ಥ_ಥ) 

一些私设

  都是基于原作的一些脑洞。讲真,官方给了这么大的想象空间,不好好想想都对不起自己跳跃的思维XD

  真的不是什么科普

  1.猛兽族和机车族以前有分类,猛兽族分为大型(也就是三战王和他们的军队),小型(比如圣骑森林的鸡和兔子)和其他型(从回忆里知道,蓝魔蝎以前也是有一堆部下的,那就有可能是有一个单独的群体);机车族是大型(飞机们),中型(火雷霆他们),和小型(飞摩轮)。

  2.以前的飞摩轮有很多同族的,但因为战争的爆发,他们又不善于作战,就越来越少,变得只剩下飞摩轮。

  3.猛兽族可不仅仅只有在原作出场的这些,什么蛇啊,豹啊其实都有的,只是没上战场。

  4.机兽世界是有女孩子的,因为不擅长或者不喜欢战斗才没上战场(从小急和阿破的反应可以看出机兽世界绝对有女生,不然他们应该会问洛洛什么是女生的)。

  5.力元霸和他的弟弟是一种走到哪,就在哪安家的族群(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族群都是一些重型车,比如拖拉机和卡车什么的。

  6.猛兽族的幼生体在成长过程中会学会怎么变形为人形,机车族的幼生体则是在成长中学会变成车型。

  7.猛兽族的“进食”需要变成兽型吞咽能量体,比较麻烦,但续航时间很长,一顿可以顶几天的那种;机车族的话可以直接“充电”,也就是直接把能量输入自己体内,比较方便,但续航时间短。

  8.机兽世界有海,海里还有其他的机械生命体,他们不属于猛兽族,也不属于机车族,对战争的局势也保持着中立。

  9.一开始猛兽族和机车族也想过侵虐或联合海洋那边的机械生命体,但因为离得远,又对路地上的机械生命体爱答不理的,能源又藏在海底,就渐渐的被忽视了。

  10.机兽世界有自己的文字,就是洛洛和晶晶他们操作键盘上的那些符号。

  11.机兽世界不止有原作里出现的那九座城池(圣骑森林不算),有的被灭了,有的离战场远。

  12.机兽世界不止绝地轰一个医生,各城池/军队里都有。

接下来是关于人物之类的私设,可能有ooc

  1.龙爹是个亡灵法师,他的那根法杖(我超在意那根法杖)是他的师傅给他的,因为一些原因不愿意用(生生从法师变射手)。

  2.王上以前擅长其实是力量而不是速度,就是那种一巴掌可以扇死一个杂兵的那种力量。后来因为手臂受伤,虽然没有留下后遗症,但往力量发展是不行的了,就往速度方向发展了(我真的想不通为什么老虎会擅长速度???相对速度老虎更擅长爆发和力量啊,难道是因为豹不够霸气?还是擅长力量特点就和猩爷重复了?这个也是我很在意的一个点)。但腿部力量依旧很强(想不起是原作还是同人,王上一脚踹死了一个小兵)。

  3.猩爷不傻(从在亡灵之都跟飞机组打的那场就可以看出来),就是性子太直。

  4.龙爹战斗天赋强(坐着不打怪也比你强),猩爷战斗直觉强(可以一眼看破敌人的弱点),王上学习天赋强(学什么东西一看就会)。

  5.龙爹极度厌恶(注意是厌恶而不是恐惧)高温,所以亡灵之都终年阴暗,在机兽世界入秋后才肯加入战场(强行解释)。他之所以这么肯定岩浆之下有古怪,不仅仅因为他知道王上不会无的放矢,还因为自己对高温的厌恶让自己对温度十分敏感,飞在假的那层岩浆上时觉得温度不对。

  6.当初给狂野之城设计外圈(注意是外圈,内部是自己人设计的)时王上有参与(这点有一部分私心,还有一部分是雷霆殿和狂野之城都是那种先进入城池范围,走一段过道才到主城,而亡灵之都我没看错的活,是冰雪之城的那种上来就是主城,没有什么过道)。

  7.王上喜欢海,而雷霆殿的阳台可以看到海(这点纯属私心)。而雷霆殿有阳台还有一个原因是王上很喜欢站在高处俯视。

  8.金银以前关系很好,而银铁牙喜欢在金爪神失败时嘲讽他并说什么乱跑轰死之类的玩笑话(这里也是私心,原作里小银都说出乱炮轰死这种话了,猩爷和小金竟然还没有察觉到什么???然后我就这么强行解释了)。

  9.以前有城池是双城主,但因为两个城主间太容易出现裂痕,导致双城主的城池都没什么好下场,所以云太息才非要在傲长空和风万里之间选一个(我真的很爱去解释那些我认为不合理的剧情,我觉得弹幕里说的,一个管军事一个管政治很好啊,为什么非要选一个???而且用这种方式选,我承认的确很考验他们的综合实力,但云太息你不怕有什么变故让你徒弟被蓝魔蝎反杀吗???你对你徒弟这么自信???)

  10.飞天虎其实不弱,只是因为连续的行军和战斗让不擅长体力(小金体力很好)和战斗的他有些吃不消。相对战斗他更擅长收集情报和管理。

  11.冰狼兽部队综合实力强,黑甲兽部队耐力max,黑狮虎部队行军速度快。

  12.火雷霆和急速锋小时候一起玩过,因为两位师傅有时候会带着徒弟去对方家串门。战争开始后就没见过了,直到洛洛来到机兽世界。

  13.三战王在战争开始前关系很好,四个副官(算上小银)也是。

  14.破天冰喜欢站在高处晒太阳,逆风旋喜欢坐在岩石上吹风(沙雕私心)。

  15.飞机组因为一个家离敌人家近,经常打起来,经验多,一个浪而且天天野区摘灵芝,所以比其他四个要强。

(个人觉得武战道相对科幻更接近魔幻,毕竟冲云霄和钢索都不会龙皇异次元,擎天柱也不会雷霆半月斩,这些技能分明就是魔法攻击!)

暂时想不出啦,想到了再补充XD

如果有哪位太太(没有的你清醒点)想用来画画/写文,请随意用!!

话说有没有谁愿意跟我讨论一下,机兽世界的机械生命体是怎么繁殖的?我真的很好奇!!企鹅751892502

补充!

  关于怎么繁殖,我的想法是,父母各拿出一部分emmm……零件吧,组成一个新的幼生体。
  这个幼生体会继承父母的所有优点。

  关于名字,有人发现有两只地藏虎(之前我都没注意……),我觉得“地藏虎”应该是等级而不是名字。杂兵们到一定程度,会换喷装,然后有新的等级。至于怎么称呼,地藏虎这个等级用字母,普通的小兵用数字(不然每个都有名字多难记)。
  飞摩轮的活,一来只有他了无法拿他的实力与同族作横向对比,二来反正只有他了,取个名字也不难记。

  还有就是,我在b站上看到条弹幕说“没了小飞王上连自己的兵都管不住”,我认为不可能,王上是元帅啊,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士兵都管不住?
  我猜是以前还是认人的时候,有将军那个等级的士兵叛变,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后来改成认令牌(瞎猜,并没有什么依据)。

 

一个沙雕的脑洞
P1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依次是力元霸,急速锋,破天冰,火雷霆,逆风旋,绝地轰
因为轰轰是越野车就给他画了件冲锋衣2333
P2依次是王上,猩爷,龙爹
等有时间再上色,随便把人设补了>3<

P1-3是我流三战王,依次是龙爹,猩爷,王上
P4是小金的暂定人设
P5是王上的摸鱼
美术课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呀╭(╯ε╰)╮